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宁夏邵老的博客(k99syf123)

少小离家,戎马倥偬;辛劳半世,事业小成。激流勇退,安度晚年;知足常乐,笑对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少小离家,戎马倥偬,辛劳半世,事业小成。激流勇退,安度晚年,知足常乐,笑对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朱瑞与“杨郎协议”(原)  

2011-08-25 19:3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36年红军西征甘肃、宁夏期间,朱瑞时任西方野战军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当年9月,他不畏艰险,亲赴敌营,先与东北军骑兵第六师参谋长兼十六团团长汪谈判,后又与该师师长白凤翔在固原县杨郎庄举行秘密会谈,就“停止内战,抗日救国”等问题达成口头协议(史称“杨郎协议”)。 协议达成后,驻守在清水河两岸的红军和东北军化敌为友,形成了一条奇特的战线。这是西征红军做好与东北军统战工作的成功典范。本文作者为您讲述这一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

朱瑞与“杨郎协议”

 邵予奋

 

朱瑞与“杨郎协议” - k99syf123    - 召予的博客

 

朱瑞与“杨郎协议” - k99syf123    - 召予的博客

固原清水河 

 

 西征红军对东北军的统战工作

1936年红军西征期间,为了做好与东北军的抗日统一战线工作,西方野战军根据《中共中央关于东北军工作的指导原则》,向各部队详细介绍了东北军的历史和现状,教唱抗日救亡歌曲,学习战场喊话内容,散发传单,书写标语,在西征红军中掀起了开展抗日统一战线工作的热潮。

红一军团第二师对面的敌东北军骑兵第六师,驻守在固原清水河西边的五营沟;沟两岸,一边是红军一个连,一边是敌骑六师一个连。两军隔沟相视,身姿可见。红军通过政治喊话,逐步打消了敌军的顾虑,发展到两军互派代表进行会谈。最后双方商定,保持表面上的对峙状态。只要上面长官不来,就都不打枪;非打不可的时候,提前通报。此后,双方在两边沟沿上各守营地,互不打枪,并且互通有无,礼尚往来。白天互相对话,晚上红军唱《在松花江上》等歌曲,东北军士兵就坐在阵地上静静地听,听着听着也情不自禁地唱起来。

红二师首长对这个情况很重视,师长杨得志和政委肖华立刻派政治部宣传科长苏精诚连夜赶到前沿连队去指导工作。

第二天上午,东北军的连长说,他们骑六师十六团的副团长董道泉愿意亲自和红军见面,当面谈谈。苏科长当即表示同意,并与指导员前往会见。董副团长带了另外三个连长与苏科长他们一起在十六团团部进行了会谈,并达成口头协议,在清水河两岸停止敌对行动,互相友好。后来,双方的接触越来越多,从一个连、一个团到全师各部队都有。

朱、汪会谈

红一军团代理军团长左权、政委聂荣臻对上述情况高度关注,派军团政治部主任朱瑞亲临前线指导工作并总结经验。

朱瑞主任到五营沟前沿后,这里的统战工作更加活跃起来。他经常亲自会见来访的东北军官兵,并以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态度把握对方的心理,用通俗易懂的语言,深入浅出地讲解国内外形势和红军的主张,使对方消除顾虑,心悦诚服。

1936年9月初的一天,东北军第十六团副团长董道泉安排,朱瑞主任同宣传科长苏精诚、统一战线科长卢仁灿到南平村的东北军骑六师十六团团部会见该师参谋长兼十六团团长王瑢。王瑢实际上是代表白凤翔师长前来会谈的;汪来之前,已取得白凤翔的同意。

在这次会谈中,朱瑞主任首先精辟地分析了当前民族危机的严重性,又谈了东北军的处境,也明确表示了我党的抗日主张和红军对东北军的态度。最后他说:“从抗日救国和民族利益的大局着想,我们真诚希望同全体东北军停止内战,联合抗日。红军愿意帮助东北军打回老家去,解救东北的父老兄弟,收复东北失地。”

汪瑢全神贯注地听着,后来,他不无顾虑地说:“说实在话,你们共产党的抗日救国主张,我们当然是赞成的。我本人就是东北人,我的父母至今还在东北当亡国奴。你们想想,我们愿意在这里同你们打仗,不愿意打回东北去吗?可是,作为军人,我们没有这种权利,军人只能服从命令。如果统帅有命令,我们立即开拔,带着队伍开到前线去。”

朱瑞主任明白汪瑢的意思,为了进一步解除他的顾虑,就用肯定的口气说:“汪参谋长,我们可以告诉你,你们的最高层已经和我们有联系了。你回去可以转告白师长,在当前的大形势之下,我们的眼光都要看远一点。只有联合抗日,才是东北军唯一的出路。目前形势下,我们之间应该首先避免冲突。这可以说没有什么问题吧!”

汪瑢说:“在一定范围之内是可以的。”

这次会谈后,骑六师和红军基本上停止了敌对行动。

之后,朱瑞主任又先后与该师十七团、十八团的几位团长、副团长会了面,做了很多宣传动员工作。又通过他们对白凤翔师长做了许多说服工作。

“杨郎协议”

1936年9月中旬的一天,根据双方约定,东北军骑六师师长白凤翔在其师部,即固原县以北的杨郎庄,与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朱瑞举行了一次秘密会谈。白凤翔师长和朱瑞主任会了面 ,就“停止内战,抗日救国”等问题达成口头协议(史称“杨郎协议”)。根据朱瑞的提议,白凤翔同意:维持双方阵地,不进攻红军,万一上级有令,就对付行事,不作杀伤射击;对防守阵地,必要时可互相协商作友谊退让,一切以抗日救国为总原则。这些协议虽未成文,但在实际上都很快实施了。

协议达成后,驻守在清水河两岸的红军和东北军,形成了一条中国军事史史上罕有的奇特战线。每当蒋介石命令东北军进攻红军时,东北军立即先通报红军部队,然后双方朝天放空枪,往山沟打炮,用真枪实弹来一个真戏假唱。有一次“战”后,东北军还给红军送来了1·5万发子弹,算是“补偿损耗”。

在9月18日这一天,红军与东北军还在杨郎镇召开了“九一八”事变5周年纪念大会。会上,双方部队官兵群情激愤,同仇敌忾,共同振臂高呼:“打回东北去!”“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将抗日救国的热忱溶为一体。

朱瑞主任和红一军团部队通过对东北军开展艰苦细致、卓有成效的的统战工作,达成“杨郎协议”,堪称西征红军做好对东北军统战工作的成功典范。不仅使红军与东北军化敌为友,团结抗日,而且激发了东北军广大官兵的爱国热情和打回老家去的抗日决心,也加深了统治阶级营垒内部的矛盾与分化,对于西安事变的爆发和实现第二次国共合作产生了积极影响。

相关琏接  朱瑞生平简介:朱瑞是江苏省宿迁县人,1905年生。1924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6年2月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8年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29年年底回国。

1930年任中共中央长江局军委参谋长兼秘书长。1932年1月到瑞金,先后任红军总司令部科长、五军团训练队政委、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红一军团政治部主任。

1934年10月参加长征;1936年参加东征、西征。在此期间,一直担任红一方面军(东征时为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西征时为西方野战军)第一军团政治部主任。1936年12月,红军三大主力会师不久,任红二方面军政治部主任。

1937年8月,任中共北方局军委书记。1939年春任中共山东分局和山东军政委员会书记、八路军第一纵队政委,统一领导苏鲁地区的党政军工作。

1943年10月赴延安参加整风学习。1945年6月任延安炮兵学校代理校长。后任东北民主联军后方司令员、东北军区炮兵司令员。

1948年10月1日在解放辽宁义县战斗中壮烈牺牲,终年43岁。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