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宁夏邵老的博客(k99syf123)

少小离家,戎马倥偬;辛劳半世,事业小成。激流勇退,安度晚年;知足常乐,笑对人生!

 
 
 

日志

 
 
关于我

少小离家,戎马倥偬,辛劳半世,事业小成。激流勇退,安度晚年,知足常乐,笑对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贺龙两救朱声达(图)  

2014-10-14 16:48: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宁夏军区司令员朱声达将军诞辰100周年

贺龙两救朱声达

邵予奋

(原创)贺龙两救朱声达(图) -   召予 - 召予的博客(k99syf123)

朱声达将军遗像
 
      朱声达是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后第一任宁夏军区司令员。他是湖北省江陵县人,放牛娃出身,1931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曾参加过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身经百战,三次战残,两次死里逃生。他曾被选为七大代表,1955年授予少将军衔。1964年以前,他是宁夏军区领导班子中唯一的将军,为宁夏军区部队、民兵建设殚精竭虑,成绩卓著,深受军区官兵和广大民兵的拥护和赞扬。“文化大革命”中,将军受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及其追随者的残酷迫害,给他强加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粉碎“四人帮”以后,中共中央给他彻底平反,中央军委晋升他为正兵团职务。将军于1985121日与世长辞,终年70岁。
    朱声达将军生前曾说:“‘文化大革命’中,某些人说,我给贺龙当过警卫员,贺龙三次救过我的命,所以我对贺龙感恩戴德,成为‘贺龙死党’,并说我是‘贺龙搞二月兵变在宁夏的代理人’。所谓‘贺龙死党’和‘二月兵变’之说,纯属对无产阶级革命家贺龙元帅和我的诬蔑不实之词,现在已经完全推倒了。但是贺老总救过我的命,确有其事,不过不是三次,而是两次。我在贺龙部队当过警卫连长、警备营长和特务团长,但不是贺龙的警卫员,而是段德昌的警卫员。”
    1978年,笔者时任宁夏军区司令部动员处副处长,被借调到兰州军区落实政策办公室工作。5月中旬的一天下午,我到甘肃省军区去看望老司令(当时他被降职使用,任省军区副司令员)。将军在他的办公室里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因笔者曾任过宁夏军区党委秘书和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是他的老部下,“文革”中也曾受到他的“问题”的株连,彼此相互了解,谈话比较随便。老司令让我帮助他写一份向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的申诉材料,我慨然应诺。此后,在他家里长谈了两次申诉的内容。
    当谈到他的身世和革命经历时,将军心情沉重地向我讲述了贺老总两次救他的辛酸往事。
    第一次相救,是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湘鄂西苏区大搞错误“肃反”之时。
    1932年夏至1934年夏,在坚决执行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冒险主义路线的湘鄂西中央分局书记夏曦的错误指导下,湘鄂西苏区先后进行了四次大规模的“肃反”。“肃反”一开始,就采取了扩大化和逼供信的做法,而且愈演愈烈。负责“肃反”的政治保卫局,有独立的工作系统,实际上不受各级党委的监督,只要有夏曦和某几个“肃反”人员的决定,就可以捕人、杀人,甚至捕杀高级干部。在19333月第三次大规模“肃反”中,夏曦不顾红三军军长贺龙多次坚决反对,以“改组派”的莫须有罪名,悍然捕杀了湘鄂西省委委员、省军委主席团委员、红九师师长段德昌和红九师参谋长王炳南两位对创建湘鄂西红军和根据地有杰出贡献的领导干部,还有一批团营干部。
    在段德昌被杀的第二天,湘鄂边政治保卫局局长姜琪来到红九师师部,将警卫排的人员看管起来。朱声达是段德昌的警卫员,受到株连,也被捆,准备杀头。一天早晨约十点多钟,姜琪集合被看押的警卫人员准备处决。正在这时,贺龙军长和时任湘鄂西军委主席和红三军政委的关向应同志来了。贺军长问:“集合他们做什么?”姜琪答:“处理。”这时,贺龙非常严肃地反问:“你说他们是‘改组派’,有什么根据?有什么材料?比方朱娃子(指朱声达),穷苦出身,给地主放牛,他是‘改组派’吗?你把他们放了!”在贺军长严令并有关向应政委在场的情况下,姜琪只好把朱声达和其他警卫战士一起释放了。
    第二次救他,是在红二、六军团长征过金沙江期间。
    193511月,红二、六军团离开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开始长征,朱声达时任红二军团第四师连长。19363月下旬,红二、六军团抵达滇黔边的宣威、盘县,接到朱德、张国焘来电,要红二、六军团北渡金沙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师。贺龙、任弼时等以为是中共中央意图,即放弃在滇黔边建立根据地的企图,决定渡江北进。红二、六军团于331日冲破滇军防线,向普渡河急进,拟沿红一方面军长征路线,从元谋渡江。龙云估计到红军意图,急令滇军赶到普渡河铁锁桥两岸防堵。48日,红二、六军团在普渡河受阻后,贺龙等领导决定佯攻昆明,调动滇军主力回防,突然转向滇西,到石鼓、丽江过金沙江。为了缩短进军时间,迅速甩掉敌人,争取早日渡江,贺龙、任弼时将两个军团分为左右两路,不顾敌军骚扰轰炸,日夜兼程西进,每天行军百里,几乎一天攻占一座县城,势如破竹,横扫滇西。425日夜,贺龙等率红军开始在石鼓等处渡过金沙江,到28日黄昏,全军1.7万人顺利渡江完毕。
    在这次渡江奔袭作战中,朱声达所在的前卫四师,始终在二军团最前面冲锋陷阵。1936年4月20日,朱声达在率领全连攻打滇西宾川县县城所在地州城时不幸腹部中弹,因伤势严重,行走困难,在石鼓渡金沙江时掉了队,蜷伏在路边的草地上。幸好贺龙军团长率收容队经过,听到呻吟之声,过来察看,才发现是“朱娃子”负伤,就让红四师卫生部部长周长庚派担架将他抬了出来。对此,将军深感庆幸地说:“当时前有大江阻拦,后有敌军追击,若非贺老总发现相救,我肯定赶不上部队,那就生死难料了!”
    朱声达将军心情激动地对我和他的老伴杨志坚说:“贺老总两次救我,这本来是贺龙同志发扬我党我军的优良传统,关心、爱护干部、战士的感人事迹,是无产阶级革命军队本质的生动体现,是无可非议的。但在‘文化大革命’中,某些人为了诬陷贺龙同志,打倒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竟不惜抓住我的这段痛苦的革命经历,以及我在以后曾在贺龙部队当过一年警卫营长,抗战后期担任过一二O师特务团团长,建国以后去北京开会时顺便看望过几次,以及保存了一张贺龙同志的照片等,大做文章,无限上纲,把我划为‘贺龙线上的人’,诬我是‘贺龙搞二月兵变在宁夏的黑干将’,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如此人妖颠倒,是非混淆,怎能不令人痛心和愤慨呢?”
 (作者系退休干部,曾任宁夏军区司令部办公室主任、银川军分区副政委,中共宁夏区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巡视员,宁夏中共党史学会会长) 

图片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